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六五章 纪念泽对决北郭铁逸

作品:我真不是剑仙|作者:海皮刀|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4 20:38:05|下载:我真不是剑仙TXT下载
  高王人是怎么胜出的,今天第一场比赛到底发生了什么,花独秀怕是要不得而知了。

  他现在更关心的,是纪念泽能否打赢。

  或者说,她能不能活下来。

  花少爷太了解纪念泽了。

  这个臭丫头,整天板着个脸,冷兮兮的,实则她心里有一团火。

  这团火,关系不到非常亲近时根本看不到。

  而每当听到跟铁王庙有关的讯息时,这团火就会转化为想要复仇的怒火。

  上次遇到北郭铁逸,她恨不得以同归于尽的心情去拼。

  要不是自己拦着,一年前就已经悲剧了。

  一年后的今天,念泽在比武场上再次面对北郭铁逸,不知道是命运的安排,还是纯粹的巧合。

  不过这样也好,花独秀多少还能松口气。

  如果面对的是北郭铁男那个神经病,以纪念泽宁死不屈的性格,怕是真要阵亡在赛场上。

  让她认输,她肯定不听的。

  而北郭铁男又绝对不可能手下留情,毕竟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世仇,在上万人面前击杀对方门派弟子,何乐而不为?

  面对北郭铁逸,纪念泽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花独秀猜不透北郭铁逸实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但他对纪念泽的实力了如指掌。

  纪念泽,绝对不弱!

  外面,万人围观的比武场黄土铺地,劲风呼啸。

  八道身影围成一个直径十余丈的大圈,彼此对峙着。

  纪司不安的小声问:“师叔,念泽没问题的吧?”

  纪撷岱眉头深皱,默默道:“没问题要上,有问题也要上。这是她不得不面对的考验……”

  纪司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些:“师叔,您是故意如此安排?让念泽在预选赛阶段就对上铁王庙的人?”

  纪撷岱看了纪司一眼:“秀儿和清亮有他俩的使命,念泽有念泽的使命。不能突破心中迷障,哪怕是一路走到最后,也必将输给自己的心。”

  纪司默默点头。

  以纪宗在漠北的地位,在大会组委常委会的话语权,预选赛阶段的选手安排,他们多少是可以决定一点的。

  至少可以决定本门弟子的安排。毕竟,常委会就那么几个人,彼此利益一交换,事就定了。

  就比如,几大巨头联手阴掉呼声极高的血刀门,让这个快速崛起的后起之秀在今年的大会遭遇巨大打击。

  看似公平公正的武道大会,里面却少不了各个老牌巨头夹带的私货。

  只有到了第二阶段比赛,纯粹靠选手抽签确认对手,那才是真正的公平公正。

  随着一声锣响,比赛开始!

  八道身影,除纪念泽与北郭铁逸外,全都同时动了。

  大概是知道纪念泽与北郭铁逸仇恨极大,其余六人谁也没有去招惹他俩,分别捉对厮杀。

  纪念泽目不斜视,直直的盯着北郭铁逸。

  这个人,皮肤黝黑,身材挺拔,健壮,脸上带着自信而冷傲的笑意。

  甚至,他的面容还很英朗。

  虽然跟花少爷没法比,倒也算是一个帅哥,型男。

  纪念泽的脑海里,一个声音从刚才起就不停的在喊: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复仇!复仇!复仇……!

  纪念泽深吸一口气,想到花独秀的话,她强行压制脑海里疯狂的呼喊声。

  淡定,淡定,平常心。

  杀他便杀他,不必多言!

  虽然纪念泽从没杀过人,还是个素手,但杀掉面前这个仇敌,她绝不会有一丝犹豫,不会有一丝愧疚。

  北郭铁逸缓缓抬手,对着纪念泽勾了勾手指,嘴角一丝嘲弄的玩味神色。

  看那嘴型,北郭铁逸似乎是在说:来啊,我发发慈悲,送你去见你的父母。

  纪念泽脸色大变。

  杀死他!!

  脑海里的声音忽然几倍的扩大,几乎完全充斥了她所有的听觉!

  纪念泽立刻手中宝剑一振,快速冲向北郭铁逸。

  没什么花哨动作,纪念泽一剑刺向北郭铁逸的脖子,直取要害。

  北郭铁逸暗笑,双拳立刻格挡,在与宝剑碰撞时竟发出金属撞击之声。

  纪念泽抽剑又刺,几番强攻,但都被北郭铁逸从容砸开。

  他有种暴风雨中我自岿然不动的感觉,表现的非常泰然。

  全场观众惊叹,以赤手空拳硬怼精钢兵刃,北郭家的武学当真是独树一帜,令人敬佩。

  渐渐的,纪念泽又恢复冷静。

  这场比赛,她绝对不可能速胜。

  她脑海里回想起花独秀的嘱咐:先求不败,再图小胜,积小胜为大胜。

  绝对不要急于求胜,否则只会速败。

  要一点点来。

  纪念泽看北郭铁逸自信出拳,面对她削铁如泥的宝剑毫不在意,不由得心中冷笑。

  难道铁王庙的人真的都是铜头铁臂,刀枪不入的么?

  哪怕你是铜头铁臂,我也要“斩铁”!

  纪念泽气势再提,手中宝剑凝出一抹凌厉剑气。

  杀!

  再次出招,纪念泽使出“斩铁”境界。

  哪怕是一个铁人,纪念泽也有信心一剑斩断!

  在那一瞬间,北郭铁逸气势也变了。

  他皮肤肤色更暗,双拳化为“铜皮铁骨”境界。

  纪念泽暗道,原来你不是个铁人啊?

  试试这招!

  纪念泽出剑越来越快,而且剑锋异常精准,几乎剑剑都如闪电般袭向北郭铁逸周身要害。

  北郭铁逸无法保持那份淡然,身子开始左右躲闪,双掌又击又打,但仍旧是自信招架纪念泽的进攻。

  他脸上挂着迷之自信的微笑,眯着眼盯着纪念泽。

  纪念泽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心态,剑法越来越精妙,越来越快。

  剑法,是纪宗剑法。

  只是她融合了花独秀所创“招蜂引蝶剑法”的一些思路,让自己剑法更加迅猛,更加精准骇人。

  纪念泽的剑快如闪电,她上下翻飞围着北郭铁逸织出一道密集的剑网。

  观众席上,纪撷岱虽脸上满是关切神色,却并没有太过担忧。

  开局到现在,一刻钟过去了,念泽的节奏还算稳妥。

  没有急着要拼个胜负出来,也没有立刻拿出压箱底的本领。

  纪宗弟子,最怕的是什么?

  是一招定输赢。

  因为纪宗从来没有那种惊世骇俗,威力绝大的剑法。

  纪宗弟子,最擅长的是什么?

  是用守身不败的思路,用几乎无穷无尽的内力来耗死对手。

  这就注定有纪宗弟子出场的比赛,几乎都很难出现速胜的场面。

  念泽丫头到目前为止还算稳住了局面。

  北郭铁逸也没有急着求胜。

  纪念泽强,他就强,纪念泽快,他就快。

  似乎他只是在被动的招架纪念泽的进攻。

  纪撷岱看了一会儿,眉头渐渐皱起。

  纪宗的强项,放眼漠北武林,甚至整个天下九界,但凡有点见识的武者应该都知道。

  就是鏖战。

  而北郭铁逸似乎正在配合纪念泽,似乎丝毫不介意长久的打下去?

  纪撷岱暗道:不对,这小子怕是打了其他算盘!

  对了,念泽终究是女孩子。

  在万众瞩目的比赛场上,打败一个女子,算不得太出彩的胜利,哪怕这个女子是纪宗的优秀门徒。

  但如果是在纪宗最擅长的领域来打败纪宗弟子呢?

  把纪念泽活活累死,累趴下,把她内力耗尽,让她不败而败!

  恐怕,这才是北郭铁逸的真实想法吧?

  北郭家今年参加武道大会,为的是在漠北扬名立威。

  为下一步渗透,侵入漠北界提前一壮声势。

  如此一来,单纯的打赢比赛,取得名次,并不能引起最为轰动的效果。

  就比如先出场的北郭铁男,他完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干掉全部七个对手,以一个傲人的姿态出线。

  但他没有。

  他偏偏是以一种“汝等皆不配我认真”的态度,一步两步间接连打败对手,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晋级第二轮。

  如此,他才能引起围观群众对他真实实力,以及武学套路的好奇,进而产生对铁王庙的好奇和联想。

  北郭铁男那场没有遇到足够实力的对手,没有遇到豪门弟子,没有人值得他一展实力。

  但北郭铁逸遇到了。

  没错,就是纪念泽。

  所以,北郭铁逸会让纪念泽充分展示纪宗功/法的强悍之处,然后用更加浑厚的内力来打败她。

  他不单单是打败纪宗某一个门徒,而是要打败纪宗内力无敌的招牌!

  纪撷岱沉默了。

  求速胜,只能速败。

  甚至北郭铁逸连速败的机会都不会给你。

  求鏖战?

  怕是恰好落入北郭铁逸的如意算盘里。

  怎么选都不好办。

  纪撷岱一时想不到破解之法了。

  难道真的要走到比拼内力极限那一步?

  念泽,希望你能让所有人惊叹吧。

  ……

  纪念泽久攻不下,渐渐有些耐心耗尽。

  正如紫帽老者分析的那样,她快,北郭铁逸就更快,她强,北郭铁逸就更强。

  但我就是不败你。

  他脸上还一直挂着玩味的笑容,完全是一副你能耐我何的嘴脸。

  纪念泽气血有些翻涌,她在强行控制自己暴躁的情绪。

  第二场已经激战半个时辰,另外六人倒下了四位,只剩最后两人在决战。

  谁也没有来打搅纪念泽与北郭铁逸的战局。

  纪念泽再次深吸一口气,眼中精光大盛。

  与此同时,一股淡青色剑气透剑而出!

  整只长剑完全笼罩在淡青色光芒之中,凌冽的杀气弥漫开来。

  真有本事,你敢赤手空拳接我“内力外放”境界?

  北郭狗贼,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