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三十三章 林月熙的担忧

  上官秋寒的昏迷不醒,让林月熙原本做好的准备也变得似乎多余了。

  在几天前,白瑾瑜将胡医生的诊断结果以及得出的结论告诉了林月熙后,林月熙就已经想好了如何去应对上官秋寒恢复记忆。

  她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上官秋寒对自己如何质问,也不会承认宛晨曦的死和自己有关系。

  就算是被上官秋寒知道,在观光游轮上发生的事,她也可以推脱自己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和上官秋寒一样,都在订婚典礼上,并没有离开。

  而宛晨曦出事也是在离开订婚典礼后才出事的,林月熙她也不知道宛晨曦会去了哪里。

  保镖队长是林家多年来最忠诚的下属,林月熙绝对相信他不会出卖自己,将那天发生的事告诉上官秋寒,至于其他保镖,更是噤若寒蝉,没人会去没事找事,触犯林月熙的霉头,将事情真相告诉上官秋寒。

  上官秋寒就算是要调查宛晨曦的死因,想要从林家人的身上找到突破口,绝对是难上加难,甚至还会被误导调查方向。

  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三个人,秦记者,雪蜜儿,张寻。

  秦记者被林家逼得没办法,生活事业受到打击,只能无奈辞职,家人时刻受到威胁,只好拿着林家所“赠与”的一笔钱离开东海,与家人远遁外地。

  无疑,秦记者是上官秋寒的朋友,也是少数几个能够了解上官秋寒的人,但是,秦记者可以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他也要为自己的家人朋友的人身安全考虑,如果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导致自己的亲人朋友受到伤害,对秦记者来说,他也是绝对无法原谅自己的。

  可是,宛晨曦是上官秋寒最深爱的女人,这一点,秦记者很清楚,但就是那么一个无辜的女人在他的面前被人害死,他想告诉所有人,林家的丑陋面目,可他却不能这样做。

  徘徊在纠结和自责愧疚中的秦记者,终究是无法承受中如此煎熬,只能黯然带着家人离去,在他离开的时候,甚至还有人悄悄给了秦记者的家人一张卡,卡里的钱不多,但也有一百万。

  只是当时秦记者并不知道,如果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手下这张卡的。

  但等秦记者发现家人手下的这张卡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东海了,并且他还收到一封邮件,邮件里没有别的话语,只有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就是秦记者的家人收取那张卡的视频。

  如此一来,就算是秦记者想要退还那张卡,他也不能摆脱收受林家好处的这个事实,有了这个视频,秦记者更加不敢说出实情,只能保持缄默,同时,还不能再和上官秋寒联系。

  虽然邮件里什么都没说,但是秦记者知道,自己恐怕这辈子都要生活在良心的谴责之中了。

  上官秋寒视他为朋友,把他当成知己,但他却只能辜负上官秋寒。

  摆平了秦记者的威胁,那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张寻和雪蜜儿。

  对于林月熙来说,雪蜜儿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大小姐,而且雪家还要依附林家生存,在某一方面来说,雪家已经成为了林家的附庸,对于一个附庸家族,就算只要涉及到林月熙,有损雪家和林家的合作,那么不用林月熙交待,雪家的人都不会允许雪蜜儿开口说出当日在观光游轮上发生的事。

  哪怕雪蜜儿是宛晨曦“生前”最好儿朋友,闺蜜,但宛晨曦基本上可以断定已经死了,雪蜜儿如果要为宛晨曦讨回公道,先不说她能不能将林月熙这个从始至终都没有露过面的幕后主使会不会受到影响,光是家族的压力,就足够让她彻底放弃。

  除非雪蜜儿铁了心要和雪家断绝关系,不顾雪家的死活,饶是如此,以雪蜜儿一个人的实力,到头来也难以对林家造成什么威胁,甚至连雪蜜儿自己都会搭进去。

  最后一个就是张寻了。

  不过这个林月熙暂时还不做考虑,因为张寻至今都还没有醒过来,由于张寻被保镖队长狠狠地打得半死,基本上去了半条命,后来有一直暴晒在三四十度的太阳下将近一个小时,身体状况更加不好,送到医院的时候,几乎已经快要死亡。

  虽然最后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伤势严重,没有那么快恢复。

  所以,林月熙对于张寻的威胁并不是太放在心上。

  而据林月熙了解,张寻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是个外地人,只是在东海大学上学,和宛晨曦是很要好的同学。

  至于张寻的其他资料,林月熙了解的倒是不多,毕竟在外地,林家的势力还不是那么容易渗透,并且,张寻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性,为了他的安全,家族也不会轻易将他的真实身份公诸于众,只等张寻毕业后,回到家族企业工作,到了那时候才会真正对外公布。

  当然,唯一让林月熙感到疑惑的是,张寻在东海第一人民医院里只待了两天,两天后就被一群人给接走了,据说,那些人都是张寻的亲人。

  不过,据胡医生描述,来接走张寻的那群人似乎并不是普通人,不少人身边还有保镖,而那么多人一起来接张寻,无疑,张寻的身份也不简单。

  可是,林月熙也派人调查过张寻,得到的信息和之前的信息都是一样的,平平无奇,所以,林月熙也就当是张寻的家人担心张寻再出意外,这才会故意花钱请人来演戏,为了就是让别人顾忌。

  不然的话,张寻的家人为什么不报警找出将张寻打成重伤的人呢?

  林月熙猜想,一定是那些人知道了些什么,才会顾忌林家的势力,不敢再继续纠缠下去。

  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也就只有张寻和他的家人清楚,至少,绝对不是像林月熙想得那么简单。

  唯一的三个人都没有机会或者说有他们各自的苦衷不能站出来证明当天在观光游轮发生的一切,那么宛晨曦的死就自然而然地被隐瞒了下来。

  而对林月熙最为愤怒的人莫过于上官家的夫人温玲了,只是,如今的温玲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早就被上官正明禁足在家里,又怎么能去找林月熙的麻烦呢?

  现在林月熙担心的事就只有两件事。

  第一件让林月熙忧心的事,就是上官秋寒还处于昏迷状态中,一直都没有醒过来,而且上官秋寒的昏迷并不是外在的身体伤势导致的昏迷不醒,而是他潜意识里就不想醒过来。

  对此,林月熙只有继续找这些主治医师的麻烦,让他们尽快想办法解决上官秋寒昏迷不醒的原因。

  第二件事就是她的心底隐隐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宛晨曦没有死,而且还活得很滋润,虽然林月熙已经确信宛晨曦已经跳湖,并且淹没在了湖底暗流旋涡之中,以宛晨曦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没有了生路,不然宛晨曦怎么可能不被自家的保镖发现行踪呢。

  但同时,保镖队长他们只是在湖底暗流旋涡之中发现了宛晨曦的轮椅,却一直没有找到宛晨曦的尸体。

  所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没有看到宛晨曦的尸体,对林月熙来说,始终是一个隐患。

  这几天里,林月熙的睡眠并不是很好。

  经常在半夜就会被惊醒,她总感觉宛晨曦就在她的身边,时时刻刻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阴魂不散地纠缠着她,让她寝食难安。

  所以,林月熙对于这件事的重视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对上官秋寒恢复记忆的关注。

  她利用林家在东海的势力,加上L雄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白瑾瑜的暗中帮助,已经在各大医院和诊所都进行系统性地搜查了一番,只要有类似宛晨曦情况的病人都被林家的手下给调查了一番。

  可是到现在几天过去了,林月熙还是没有听到手下带来一个好消息,全都说没有宛晨曦的踪影。

  其实,林月熙也不相信宛晨曦还活着,毕竟在那种情况下,以宛晨曦当时的身体状态,想要瞒天过海,在保镖队长他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逃走,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死里逃生了的话,那至少也会联系和她比较亲近的人啊。

  可宛晨曦基本上就是销声匿迹了,林月熙不管如何让手下人去调查,甚至通过警方的力量,还是没有任何关于宛晨曦出现在其他地方的记录。

  林月熙最后的目标定格在了何院长身上,如果连何院长都无法找到宛晨曦的话,那么林月熙就可以确定,宛晨曦已经死了,而且死的无声无息。

  所以,以林月熙的高傲姿态,才会勉为其难地降下身段去向日葵孤儿院做慈善,给孤儿院的孩子们送去不少捐助物资,同时也对不大的孤儿院里各个角落都做了细致的检查,美其名曰是查看孤儿院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为了孩子们的安全着想,他们对孤儿院进行的一次安全检查。

  不疑有它,毕竟林月熙带来了“社会人士的爱心”捐助,那么林月熙的这些话在孤儿院的老师耳中自然成了真心为孤儿院的孩子考虑的举动,爽快地就答应了。

  带着其他目的搜查孤儿院的林家手下们自然不可能真的替孩子们考虑,检查什么安全隐患,他们的目的只是查看一下宛晨曦是不是藏在孤儿院里而已。

  结果无疑是让所有人失望的,别说发现宛晨曦的身影,甚至宛晨曦都快两个月没来孤儿院了,更不可能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

  而在林月熙带着手下在东海到处搜寻宛晨曦的时候,宛晨曦却在距离东海不远的一个偏僻小县城医院里,安心地接受着治疗。

  在这个偏僻的金丰县医院里,宛晨曦的入院记录并没有任何登记,甚至除了那些专门照顾宛晨曦的医护人员之外,基本上都没人知道从来不对外使用的一个重症监护室竟然住着一位病人,而且这位病人还没有做任何身份登记。

  除了刚开始单樱在护士站闹了一通,差点暴露之外,之后再也没什么人关注这边的情况。

  人都不在东海,林月熙的所谓搜寻宛晨曦不过就是在做着无用功罢了,自己吓自己而已。

  可林月熙并不知道宛晨曦的情况,连宛晨曦还活着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为的就是让自己心安一些。

  但她的这番举动真的能够让她心安吗?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在得知宛晨曦的“死讯”之后,林月熙忘记了自己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晚上都是在失眠中度过,虽然服用了某些有助于睡眠的药物后,稍稍有所改善,但充斥在林月熙梦中的,还是那一张张宛晨曦恐怖阴森的脸,时不时还会把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两个担心,无疑成了现在林月熙心中最大的包袱。

  端坐在豪华病房客厅沙发上的林月熙一脸阴沉怨毒,盯着副院长等人,想要他们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实,医院的医生们已经和林月熙解释过多次了,只是林月熙一直固执己见地认为是医生的消极才会导致上官秋寒至今未醒。

  “林小姐,那两个护士已经离职了,经过这件事,就算你不提,我们也不会让她们继续在医院里待下去,只是她们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经过那几个打人的青年交待,基本上和护士说的一样,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不存在什么争议,而现在我还是那句话,上官少爷伤的不是身体,伤的是他的心,如果想要让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林小姐最好能够让上官少爷感受到心的温度。”副院长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虽然这件事和那两个护士没有多大关系,最多是那两个护士八卦了一些,但当时的她们已经换完班,严格说起来,她们已经下班了,只是还未离开医院而已。

  但是,出了上官秋寒被打伤的事,医院只能将这两个无辜的护士给辞退了,不然也没办法和上官家交待,毕竟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上官秋寒听到那两个护士八卦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