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四章 海祭之战(二)

作品:星垣|作者:KcielJ|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5 18:40:47|下载:星垣TXT下载
  “永别了,星垣......”

  北天星官的鸳鸯双目缓缓闭上。正当此时,在虚无空间坍塌的尽头,一束强盛炽烈的金色光芒利如长剑,贯穿了勾陈一的灵神!

  山海交界处天光黯淡,星垣与屠煞一仙一妖正斗至酣处!

  冷蓝鞭锋狡猾地游走甩打,招招直逼星垣要害!

  星垣的轩宇法杖却将屠煞的招式挡得滴水不漏。汇聚南斗星君灵神之力的法杖本应重抵万钧,但在星垣手中却似长在自己手上,随心翻舞——一时似长枪直挑眉心、一时又如利剑突刺心口,杖冠之上有六重光华闪耀,随主人的攻击条线,织造出一张无形大网。

  “不愧是南斗星君,你只用了六颗星的能量便已令我招架吃力了......”屠煞的鞭子目前只有防守之力,“但愿你此时不要再用第七颗星作弊才好......”

  “瑶光是我的心,”星垣道:“但我打你这种妖邪不需要走心。你若知敌不过我就立刻束手就擒,给自己争取一个从轻发落的机会。”

  “从轻发落?呵呵......”屠煞轻声一笑,突然隐去身形!

  星垣一杖挥空,左手赶忙结印,“显生之姿,避恶!”

  一个紫色的光球将南斗星君罩得严实。

  “星垣大人,你后面!”鲛女玉珠儿情急之下,手擎鱼骨双刀,长尾用力一摆,飞身而出,直袭屠煞后心!

  “哼,自不量力。”

  屠煞不耐烦地掷出一支金笔回击;玉珠儿藕臂一扬,将其即时打退。

  屠煞看准鲛女前心空门,伸手一抓,掐住玉珠儿的粉颈,将她提至半空。

  “也罢,既然你要送死上门,我就先成全你。”

  “玉珠儿!”星垣大吼一声,法杖全力朝屠煞后颈打去!

  哪知这面具怪人将刚才入海的金笔点足倒踢出来,竟将攻势凶猛的法杖格开半寸;手中长鞭再一甩,竟直接缠在了南斗星君的脖子上!

  “南斗星君恕罪,”屠煞的语调始终平直,听不出任何得手后的兴奋,“是这鲛女在背后突袭,我才不得不回身自救,若有对您一时半刻的冷落,还请稍安勿躁;待我将她掐死以后,马上就来解决您!”

  狠毒的面具怪人双手不断加力,鲛女的眼睛开始上翻,她奋力挣扎的彩鳞鱼尾就快要停止摆动......

  正在此时,一个人影从山岸间冲到浅海,取下身后长弓,搭弓射箭!

  箭矢如一道闪电飞来,不偏不倚,正中屠煞眉心!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谁都没来得及反应。

  待星垣晃过神来,方才注意到屠煞中箭,他连忙奔向快要窒息的鲛女,手推这姑娘的后心,向她渡了些苏生之力。

  “南斗星君,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可以驱使一个凡人来给我设埋伏......”

  屠煞躺在海面上,黑血染污了大片海域,他的身体开始下沉,海中的生魂怨诅皆跟着尖声哀嚎!一时间,宽阔的海洋竟似人间的鬼域......

  “动以灵使,缚!”星垣张开左手,放出一束紫色的光线,将这作恶多端的面具怪人屠煞牢牢捆住。

  鲛女玉珠儿在他的右手臂弯中悠悠醒转,“谢谢星垣大人,再次救了我。”

  星垣连忙摇摇头,“救你的不是我,是站在浅海中的那位勇士。”

  玉珠儿顺着星垣的视线望去,但见浅海滩上立着一位皮肤黝黑、身材健硕的年轻汉子。

  “他是谁?”

  “他叫叶七,是逸龙镇惠澜村的村民。”

  “星垣大人——”叶七收起弓箭,向对面的紫衣仙君扬手一揖。

  星垣揽住鲛女起身,牵过被缚灵索五花大绑的面具怪人屠煞,运起法术朝浅海岸上乘浪归来。

  既至浅滩,星垣先将鲛女送至叶七怀中。

  这位淳朴的年轻汉子第一次见到海族,面对鲛女,有些手足无措。

  星垣笑笑,“你只将她看做自己一个邻家妹妹,帮忙照看一阵便好。”

  叶七不及与这位紫衣仙君寒暄,便向星垣问道:“我照看她,你去哪里?”

  星垣附身抓起被捆在脚边的面具怪人,“我要去虚无空间。”

  “去那里做什么,扔垃圾吗?”

  正在星垣的心口,勾陈一的声音突然传出。

  闻得此声,星垣暗暗舒了一口气。

  “勾陈大人!”身体尚有些虚弱的玉珠儿也从叶七的怀中勉强起身,“是勾陈大人和哥哥回来了吧?”

  话音既落,一阵金光闪过,一位金线锦袍的公子现身在众人面前——他的额上双角傲立,金发垂肩,足踏云纹长靴。

  “哥哥,真的是哥哥!”玉珠儿开心地喊道:“他回来了!!”

  “呵,怎么可能......”在星垣的脚边,被牢牢捆住的面具怪人屠煞哂道:“在虚无空间中,被分离的两部分灵魂相遇,被吞掉的只能是被舍离的那一半......”

  “你说什么......”鲛女的眼睛呆呆地望向屠煞......

  “不好,叶七!”星垣高叫一声,“快帮我捂住她的眼睛。”

  叶七赶忙上手,鲛女却突然疯狂地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救哥哥!”

  “这就是你蛊惑人心的手段吗,屠煞?!”

  看到自己妹妹焦虑的样子,龙既想上前安抚,又担心自己会加重妹妹的不安,便只能转身朝那面具怪人责问。

  星垣示意龙防备好屠煞的眼睛,随即走到鲛女身边,再次将手抚在了她的发心上,“玉珠儿,他就是你的哥哥,不然,他怎么能和勾陈一同时回来呢?”

  “勾陈大人也回来了?”鲛女渐渐恢复了神智,“我确实听到了勾陈大人的声音,可为何不见他现身呢?”

  星垣低头看向自己的心口。

  “对啊,我也想问,为什么虚无空间坍塌以后,我会在你的瑶光里啊?”勾陈一尚未显形,只通过瑶光与星垣对话。

  星垣笑了笑,“虚无空间本就是幻境,当然是与你在现世中的意念相连的......”

  “这我是知道的。”勾陈一的语气有些急切,“因为每个人的意念都不相同,所以即便是通过同样的空间界限从现世去向虚无,回来时的路也是不同的。龙应该是通过鲛女的意念回来的吧,可我为什么就只得在你的瑶光里呢?”

  “我还想问你呢,”星垣打趣道:“为何你的意念会是我呢?”

  “......”瑶光里的声音突然沉默。

  星垣抿嘴偷笑,他总觉得,此时不用看,也能想象出勾陈一满脸通红的样子。

  “其实,是因为我给你护身的那支发簪。”星垣解释道:“我不是对你说过,那上面被赋予了瑶光的能量么,那就是为了防止你们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好及时将你们从虚无空间救回来......”

  “哼,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勾陈一还在瑶光里嘴硬,“快点把我放出来啊......”

  紫衣仙君闻言,浅浅一笑,两唇微动,一道金芒便自瑶光送出。

  麻布长衫的北天星官重新立于海岸,衣服上已不见血迹。他在南斗星君身边,却似乎比星垣还多了些仙气。

  “多谢你的簪子,不然,我都没有足够的能量既转换龙的灵魂融合方向,又召回自己的本体。”

  “让你涉险了。”星垣拍拍勾陈一的肩膀,以作安慰。

  “可是,你送我的簪子丢了。”勾陈一委屈巴巴。

  星垣对他笑着摇摇头,目光正瞥到旁边时,脸色忽然一变!

  “怎么了?”

  勾陈一与龙和玉珠儿、叶七皆凑上前,却发现本来捆在星垣脚边的屠煞,竟然换成了乡绅大人的尸身!

  “夫君——!”玉珠儿悲伤地喊了一声,便晕倒在哥哥怀中。

  叶七在一旁呆愣愣地看着,今日他所见之事对于一个凡人来说,着实难以理解。

  “屠煞这厮,果然比凌殇要狡猾得多......”南斗星君不甘地叹道。

  “哈哈哈哈,南斗星君,你这句话我暂且当作褒奖来听......”屠煞的声音,忽远忽近,却不在现世。

  龙闻声怒吼道:“屠煞!你祸我海域,害我妹妹,欺我百姓!终有一天、我要让你得到应有的报应!”

  勾陈一与星垣对视一眼,两位星官皆是表情凝重。

  “能够无声无息地摆脱我的缚灵索,在他幕后之人定是个道行极深的魔头!”

  “哼,躲在暗处的家伙,永远也只能耍这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玉珠儿过了好一阵方才苏醒过来,但却只是趴在自己夫君的旁边失声哭泣;垂落的珍珠散了一地。

  眼见得妹妹哭得伤心,龙只得揽住她的双肩,向星垣央求道:“星垣大人,您既然是主生之星......”

  “没用的......”星垣此时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他附身对这双海族瑞灵叹道:“没用的。他的灵魂已经被吞噬了,我......的确无能为力。”

  听了南斗星君的话,龙似乎下定了决心。他将梨花带雨的妹妹从乡绅大人的身边抱开,“我知道,是我的执念吞噬了这个年轻人,今后我要以他之名守护我的海洋。”

  勾陈一问:“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我知道。”黝黑朴实的叶七突然开口,“我们逸龙镇的乡绅家族,皆为敖姓。”

  龙点点头,“多谢相告,以后凡我龙族,皆为敖姓。各位今后就请以‘敖青’称呼于我吧。”

  “好的,敖青。”勾陈一照旧揽过龙的肩膀,“听好了,敖青,万一以后你再看到面具怪人,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啊。”

  海龙敖青应道:“是,勾陈大人。”

  看着他们,叶七独自叹了口气,“我以前还真以为是海中的龙王在残害百姓,却不想竟是妖魔蛊惑我的假话!”

  勾陈一看着他,笑了笑,“真真假假,取决于你的态度;同样,态度的好坏,也只在你的角度。”

  叶七闻言,开始若有所思地点起头来。

  山岸的不远处,传来隐隐的钟鼓礼乐之声。

  龙抱起妹妹,“百姓们的海祭大典要开始了......”

  南斗星君弯起嘴角,重新祭出法杖,站在山海之界,开始诵念苏生咒:

  “彼时参斗,有灵无志。彼时万物,无灵乃生。生之无来,死之无往。无来无往,堕落万劫。万劫既存,始有灵辰。灵辰祈愿,点烁为星。沉眠之灵,祈我长生。长古既隐,万物永冥。南方宿斗,始予六星。点点为芒,芸芸滋养。惠济万物,许以所偿。偿其所念,念及众灵。众灵皆醒,万物苏生!”

  蕴含苏生之力的咒语,将黑重的乌云从长天扯下——落至海岸边,化作椰林;落在山岩上,长成乔木;落入海中,生出海藻鱼虫!

  一时间,山海界限处,万物生发,蔚蓝的海洋重新荡漾起灵动的波涛!

  长天之上,忽有银光倾落!

  “南斗星君,请速回天界复命!”

  “是银河屏障!”星垣仰头望上高天,“银河屏障竟然重新打开了!”

  “你就别感慨了,赶紧上来!太阳君主的金虎符是我偷的!”

  星垣与勾陈一面面相觑。

  随即,北天的星官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个心宿二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星垣一愣,“你能认出心宿二的声音?”

  “快点回去吧,别让你的朋友等着急了。”勾陈一拉过星垣的手,打了一个大哈欠,“我也得回北天睡觉去了......”

  站在银河倾落的天光下,星垣和勾陈一终于重返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