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五章 打盐商的主意

作品:明末小进士|作者:楚人十八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3 09:35:10|下载:明末小进士TXT下载
  袁方换了常服来到高府,此时高攀龙还没有回来,高夫人见到女婿上门高兴得不得了,她把袁方迎入堂前,又是叫丫鬟沏茶倒水,又是让厨子做点心,然后对袁方嘘寒问暖,又问她的女儿何时进京。

  高夫人正唠唠叨叨地跟袁方聊着天,髙世宁放衙回来了,他看到袁方也在,忙把他叫走了。

  “仲南,你来得太好了,快来快来,看看我写的这首诗怎么样?”

  袁方跟着髙世宁来到了他的厢房,髙世宁随即拿出一个斗方,双手捧到袁方的面前:

  “这是我今天写的一首诗,请仲南指教!”

  明末士大夫喜欢把他们所作的诗写在一种四方纸上请别人欣赏,这种四方纸就叫做斗方。

  袁方展开斗方读了起来:

  长夏此静坐,终日无一言。

  问君何所为?无事心自闲。

  细雨渔舟归,儿童喧树间。

  北风忽南来,落日在远山。

  顾此有好怀,酌酒遂陶然。

  池中鸥飞去,两两复来还。

  袁方看完之后把斗方还给了髙世宁道:“颇有陶渊明的风格,清幽的环境衬托出悠闲的情绪。好诗!好诗!”

  袁方嘴里这么说着,心里面可没有这般的闲情逸致,他不像无忧无虑的髙世宁,因为髙世宁不知道历史的走向,只是活在混沌之中。

  袁方的仕途看似左右逢源、前途无量,实则暗流涌动、危机四伏,生存在东林党与阉党角逐的浪尖上,无论触犯哪一方的利益,都会被葬送在党争的洪流中。

  由于他现在处于一个动荡的朝权更迭的时代,他唯有小心翼翼地平安度过天启这几年,等到朱由检上位再来寻求发展的机遇。

  其实,历史上在崇祯年代是不好混的,朱由检这个人,不但急躁易怒,凶暴蛮横,且猜忌多疑,刚愎自用,他在任的十七年,前后更换过十九任内阁首辅;对于武将也是猜疑多多,边关大将就不用多说了,连曾经被崇祯皇帝恩宠至极的袁崇焕都被朱由检给凌迟了,卢象升、孙传庭、吴三桂、袁崇焕、洪承畴、曹文诏都没有好的结局,降的降、死的死。

  当袁方想到此时,不禁轻叹一声。

  “怎么如此伤感?”髙世宁莫名地问道。

  “没有什么。”

  髙世宁还向追问,此时他大哥高世儒进来请袁方去前厅,因为高攀龙回来了。

  高攀龙请袁方在厅堂坐下,屏退家中的下人,袁方开始向他禀报今天去都察院牢房的情况。

  “岳父大人,小婿今日去看了王化贞,顺带还看了熊廷弼。”

  高攀龙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问:“王化贞说什么没有?”

  袁方道:“王化贞这个人一心要投靠魏忠贤,所以他对小婿十分冷淡,我跟他没聊了几句就出来了。”

  高攀龙道:“我们已经怀疑他投靠了魏忠贤,你这一次去看他,验证了我们的判断。王化贞的事情你就不用再管了,回去好好的办你的差,我们有用得着你的时候就会去叫你。”

  高攀龙所说的“我们”指的就是东林党。

  袁方问:“叶阁老那里我要不要去回个话?”

  高攀龙摆摆手:“叶阁老那边你也不要去了,我会把你去看王化贞的情况向他禀报的。”

  袁方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明天还要去司礼监向魏忠贤禀报,如果叶向高也要他去禀报一次,从时间上来说就会发生冲突。现在有高攀龙为他传话,明天不用去文渊阁见叶向高,袁方当然就松了一口气。

  袁方没有忘记卢象升的托付,所以他又问:“岳父大人,小婿想请教一个问题。”

  “你说。”

  袁方道:“我今天去牢房看到一个叫卢德铨的被关在里面,据我所知,这个卢德铨是因为经商方面的事情而触犯律法的,他怎么也关进了都察院的大牢?”

  “哦,你问的是他呀!”高攀龙看了一眼袁方,“这个卢德铨是我把他关起来的。”

  袁方听到高攀龙这么一说很是吃惊,问:“您为何把一个商人关在了都察院?”

  高攀龙一拍案几站了起来:“这个卢德铨胆子也太大了,竟敢与我高家争地盘,不把这种人关起来,他们就不会知道我高某人的害怕!”

  原来这个卢德铨得罪了自己的岳父,难怪他被关在了都察院的牢房。

  袁方突然有个想法,他想利用卢象升的关系把卢德铨这个盐商收到自己的麾下,就是不知道这个卢德铨他自己愿不愿意。

  想到这里他向高攀龙提出了一个请求:“岳父大人,我想把卢德铨的生意盘下来,如果这卢德铨他同意,你能不能把他放了?”

  高攀龙闭目思索了片刻,然后睁开眼赞道:“此乃妙计也!你去把他的生意接管下来,这样我们也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只不过这个卢德铨会把生意转让给你吗?”

  袁方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总得试一试。岳父大人,您把这个卢德铨看管好来,但是不要为难他,等小婿跟他谈妥之后您再放人。”

  高攀龙道:“我等你的信。”

  翁婿二人就算把这件事商定了下来。

  袁方急于赶回去给父亲写信,没有留在高家用晚膳,虽然高夫人一再的挽留,他以公事繁忙的理由推脱了。回到自己的府邸随便用过晚膳,便回房去给袁可立写信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把信交给了高维德,让他派人去登莱接高兰来京。

  用完早膳,他去了锦衣卫点卯,然后就从锦衣卫直接坐轿子去了司礼监。

  他在司礼监门口落轿,走到大门口,看门的小太监看过袁方的牙牌恭恭敬敬道:“千户大人,魏公公已经发话了,让你去前厅等候召见。”

  袁方收起牙牌,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司礼监大门,因为他身穿锦衣卫的飞鱼服,所以一路都没有人再拦住他,他径直来到了司礼监的前厅。

  一进到前厅,他见看到系笔太监李永贞用朱笔伏案在一份奏章上面誊写皇上的批示,他对李永贞很相熟,所以直接走到案前向李永贞行礼道:

  “袁方拜见李公公!”

  李永贞抬起头看见是袁方,他手没有停止书写,对袁方道:

  “免礼!你坐下来等一会儿,等咱家写完这一段再与你说话。”

  袁方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看着李永贞写字,李永贞龙飞凤舞很快就写完了一段,他放下笔对小太监喊道:

  “给袁千户上茶!”

  在一旁斥候李永贞的小太监连忙跑去斟茶。

  袁方拱手道:“多谢李公公!”

  李永贞一边收起刚刚书写完的批红一边道:“魏公公现在正在乾清宫侍候皇上,魏公公说了,如果你来了就让你在这里等一会。”